水獭

这是一个小号。
此号主欧美,其他圈略有涉及。
大号用来写fate了,看情况写文。

All alone with you

神父米X警探丁

回坑(。希望自己的文笔能比以前有进步,写的好一点,摸个短鱼找一下感觉,有很多BUG!!!!!激情爆肝不知道在写什么QWQ


  “早上好,神父。”今天是礼拜日,刚刚做完弥撒的Sam还没收拾完教堂,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男人穿着风衣,带着帽子,见到Sam的时候将帽子脱下冲Sam微微行礼。


  “早上好,先生。”Sam停下手上的动作走到男人的面前,“有什么是我能帮助您的?”


  “我是Dean,是苏格兰场的一名警探,现在有一起刑事案件需要您配合调查。”Dean拿出自己的证件递给Sam。


  Sam环顾了一下四周,叫来修女同修女说了几句之后,笑容不改的对Dean说,“好的,我们去外面聊吧。”


  “这边请。”


  Sam走在前面,Dean跟在后面观察着这位神父。


  在今天来之前Dean已经做过了不少调查,他自认自己对这名神父有了最基础的了解。


  正直、待人和善、温柔。


  ——这是多么标准的神父的品质啊。


  Dean本不应该怀疑这样的人,但是Sam给他的反应实在是太平淡了,有刑事案件需要Sam配合调查Sam也不好奇是什么事。平淡过了头就是有猫腻。


  “那么,需要我配合什么事?”Sam将Dean带到了空地外,转身看向Dean。


  “请问,您在上周六,也就是7月8日,在那天晚上您在哪里呢?”Dean单刀直入,拿出笔记本开始记录。


  “我在教会。”


  “教会?有人能替您作证吗?”


  “有的,Jean修女可以替我作证。”


  “好的,”Dean抬起头,停笔将笔记本放回口袋,“您都不好奇是什么事?我为什么要问您?”


  Sam直视着Dean的双眼,一双杏眼露出了笑意,他忍不住笑道,“那是当然,咱们镇子最近不是出了一件大事?镇长被杀了。”


  Dean冷淡的说到:“大事?不,这件事我们警局根本没有向外界透露,您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警探比想象中的难缠。


  Sam收敛了笑容,“教会自然会有这件事的方法,恕我不能透露。”


  “哦……”Dean拉长了声音,“也就是说,是有知情者透露给您的?那么那位知情者是谁,可否告诉我们警方?”


  "抱歉,不能。“Sam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Dean沉默了一会,与Sam对视想从Sam的眼神里看出些什么来,但是很可惜,现在的Sam无懈可击。


  “我还会再来的,到时候还要再叨扰了。”Dean将帽子戴上,冲Sam点了点头以示离别。


  目送Dean乘车离开后,Sam的脸色有些阴沉。


  一个聪明的警探。


  回到警局的Dean叹了一口气,他确信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知情者,但是他也向修女去确认过了,Sam当晚根本没有离开过教会,当晚是Sam和修女两人值班。


  一个在常人眼中就是好好先生的神父怎么可能会杀人?就连警局的同事都不相信他,但是Dean却固执的相信是Sam杀了镇长。


  镇长的家里有很多和宗教有关的东西,并且镇长在死亡前的两小时还和人通过话,通话人显示的就是那位神父。


  “尸检报告出来了,”同僚拿了一份报告资料放在Dean桌上,“法医认为是自杀。”


  “自杀?不可能,这绝对是他杀。”Dean拿起报告皱着眉头说到。


  同僚拍了拍Dean的肩膀,叹了口气:“上头已经要我们结案了,消息明天就会公布。”


  “公布?”Dean被气笑了,“公布什么?公布镇长因为沉迷黑魔法自杀身亡?”


  “Dean,冷静。”


  ”我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Dean冷笑一声,拿起挂在凳椅上的外套,绕过同僚出了办公室抽烟。


  同僚张了张嘴骂了一声。


  Dean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抽烟,他在整理这次案件的蛛丝马迹。


  “镇长被杀了。”


  ——就是这句!


  明明镇长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自杀,而那个神父却说镇长是被人杀了。


  不管他是不是杀人凶手,那个神父一定都知道些什么!


  Dean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他想去证实,所以他去找领导准许他再去一次郊外盘问那名神父,但是领导并没有允许。


  Dean看了一眼正看着他的同僚,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妈的。”回到办公室的Dean揉了揉太阳穴,距离下班还有不到两个小时,他很怕这两个小时还会出什么变故。


  明明已经是夏天了,但是今天天黑的特别早,Dean预感到会有什么发生。


  一下班Dean立马驱车前往郊区,但奇怪的是平时空无一人的公路上却开满了车,堵车,不仅如此,长龙并没有向前移动的趋势。Dean泄愤般的敲了两下车喇叭,他打开车门在人行道上奔跑。


  好在教会并不远,Dean气喘吁吁的跑到教会的门口,推开门,教堂里似乎是在做弥散,坐满了人,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整个教堂只回荡着Dean的喘息声。


  “晚上好,警探先生。”Sam从高处走下来。


  “有什么事吗?”Sam温柔的将Dean扶到距离Dean最近的位置上,蹲下来似乎是深情的看着Dean。


  Dean皱了皱眉,他看不懂Sam的眼神,Sam的眼睛里包含了很多东西,但是Dean并不想弄懂,他现在只想知道答案。


  “镇长是你杀得吧?”


  “您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呢?”Sam轻笑。


  “不,镇长确实是死于自杀,但是他在死亡前和你通过电话。你知道他对黑魔法感兴趣,而你又是神父,你巧舌如簧,蒙骗他进行了自杀行为。”


  Sam看着Dean,笑出声,“您分析的……似乎是有点道理。”


  Sam站起来,顺带也将Dean拉起来,指了一个位置给Dean,“您看看,那是谁?”


  Dean顺着Sam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的,那是镇长。


  Dean往后退了一步,他想要离开。


  他觉得这个教堂不是他应该待的地方。


  但是他被Sam拉住了。


  “路西法大人,该开始了。”修女站在Sam的身边恭敬的说到。


  这名修女Dean并不陌生,就是他今天盘问过得Jean,但是Jean与白天又有些不同了, 她的双眼纯黑色的,看不到一点眼白,就连白天深蓝的瞳孔也是黑色的。


  “欢迎来到地狱,Dean。”Sam将Dean抱住,在Dean耳边轻声说道。


  “也欢迎回到我的怀抱,我的哥哥,米迦勒。“


  “你再说什么……”想要挣脱Sam怀抱的Dean却发现Sam的力气格外的大。


  “你只是忘记了,”Sam捧着Dean的脸,“在今天见到你之前我也忘了。”


  “但是见到你之后我就全部想起来了。”


  “我是你的弟弟,”Sam的拇指摩擦过Dean的嘴唇,“是你的仇人,也是你的……”


  “爱人。”


  被吻住的Dean忘记了反抗。


  “你会记起来的,”Sam爱怜的抚摸着Dean的脸颊,“同我一起去地狱吧,这次你逃不掉的。”


  这哪里是神父啊。


  这就是恶魔。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