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獭

这是一个小号。
此号主欧美,其他圈略有涉及。
大号用来写fate了,看情况写文。

打上花火
真遙,很短,大概就是說一下真遙互相暗戀的故事吧。
————————
“遙,”早晨橘真琴就像是以前一樣等在七瀨遙的家門口,對著打開門的七瀨遙打招呼,“早上好。”
“啊,” 七瀨遙打開門,側身讓橘真琴進來,“真琴。”
“遙今天醒的好早。”橘真琴進了門就將外套脫下掛在門口的衣架上。
“還好吧…”七瀨遙並不是一個話多的人,並且也不是一個表情豐富的人。
不過橘真琴是一個善於觀察的人,也許是和七瀨遙相處多了,橘真琴很容易就能感覺到七瀨遙的心情。
“遙,今天有煙火大會,要去看麼?” 橘真琴突然開口。
“…” 正在穿衣服的七瀨遙頓了頓,然後說到:“看情況吧。如果今天訓練提前結束的話就去。”
“你的打工呢?” 七瀨遙問道。
“五點結束。”
“…好。”
接著兩人和往常一樣去車站,然後去往不同的方向,道別。
橘真琴今天整理了好一會自己的心情才去見七瀨遙,橘真琴和七瀨遙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七瀨遙從小就很淡定,很多時候都是七瀨遙在保護橘真琴。但是等兩人上了初中以後,橘真琴個子猛長,而七瀨遙也因為以前的一些事情,並不如小時候那樣開朗。兩者角色互換。
橘真琴一直以為自己對七瀨遙只是普通的朋友情,或者說是親情,但,從上高中以來,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複雜了起來。
橘真琴明顯感覺,自己對七瀨遙的不僅僅是友情,那是包涵了一種更為複雜的情感——愛。
橘真琴多次夢見七瀨遙,各式各樣的,甚至也夢見兩人同居過,但昨天他夢見的七瀨遙…畫面並不能描述。
正上課的橘真琴突然想起那樣的畫面,忍不住紅了臉。
為什麼會再想起來…
下課後,同學靠過來準備叫他去吃飯,看到橘真琴忍不住聞到,“教室很熱麼?橘你的耳朵都紅了。”
“誒誒誒誒…不,沒什麼…”橘真琴尷尬的打著馬虎眼。
七瀨遙今天的狀態也不好。
他從小就喜歡橘真琴。
只是橘真琴,雖然對別人的情緒很敏感,但對感情這種東西卻很遲鈍。
七瀨遙本來都想放棄了,但是橘真琴上了大學之後的種種行為卻讓他燃起了希望。
也許他…也喜歡我吧?
帶著這樣的期望,七瀨遙勉強打起了精神。只是昨天他做夢夢見自己先對橘真琴告白了,卻沒能得到回復。
所以七瀨遙很急躁,今天也是早早起床。
“煙火大會…”在老家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了,大城市的煙火大會也並不會有什麼區別,只會人更多。
七瀨遙今天提前下了訓練,由於他的表現不錯,所以教練也批准他提前離開了。
以往都是橘真琴等七瀨遙,今天一反常態,變成了七瀨遙等橘真琴。
“抱歉抱歉,小遙等很久了吧?”換完衣服的橘真琴趕忙跑到七瀨遙的身邊,帶著歉意說道。
“沒有很久,走吧。”七瀨遙轉身就走。
“不回去把東西放了再去麼?東西很重吧?”橘真琴有些驚訝,因為今天的七瀨遙顯得很心急。
“我也是個男人,謝謝負重沒問題…再說也這不是什麼很重的東西。”
“…”橘真琴噎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跟在七瀨遙的身後。
兩人到煙火大會地點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兩人比起看煙火更像是在逛夜市,買了不少吃的。
隨後兩人找了一個還算僻靜的一邊吃東西一邊看煙火。
橘真琴吃著炒麵,突然伸手整理了一下七瀨遙的頭髮。
“…嗯?”七瀨遙抬頭不解的看著橘真琴。
橘真琴尷尬的縮回手,“沒什麼…”
“有什麼話就說啊…”七瀨遙皺著眉不滿的嘟囔著。
我也想說啊…可是,這種話很難說出口。
“煙花,真好看啊…”橘真琴抬頭看了一會煙花來了一句。
“…嗯。”你就想說這個麼。
“還有…”橘真琴深呼吸,雙手握住七瀨遙的肩膀,“我,我喜歡你。”
“……”七瀨遙偏過頭,“笨蛋。”

姓名:Kazzak Rodriguez/卡扎克·罗德里格斯
性别:男
种族:人族
年龄:30
身高:176
魔力属性及等级:无
武器:无
职业(战斗相关):剑士一级
种族身份:研究员
外貌:本来就蓬松的头发不好好打理就像鸡窝,形体消瘦看起来不像是会和机械沾边的人,只是形体虽然消瘦但肌肉还是有的,用本人话来说“天生吃不胖”。衣服也不好好穿,时常会把衣服前后正反都穿错,别人提醒了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胡子拉碴可能几个月才剃一次,有时候看起来会像是乞丐,经常被拦在研究院外。总得来说是一个并不在意自己外貌的人。
性格:在研究上格外的偏执,但也并非不会听别人建议的人,非常热衷和别人讨论魔导机械这方面的东西。研究之外是一个没什么话甚至是无聊的人。
经历:父母都是魔法师,开着一家魔法道具店,但是卡扎克出身就没有魔力,为此经常被亲戚邻居耻笑,但是卡扎克聪慧过人,看过一遍的东西都能记住,而且在机械方面展示了过人的天赋。卡扎克从小不爱在自家的魔法道具店待着,反而喜欢去一些卖魔导机械的店里玩耍。
到了上学的年纪卡扎克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机械学院,为了能够学习魔导技术卡扎克毫不犹豫就加入了“苍”,在学院里由于卡扎克奇怪的性格以及不修边幅的外貌被人戏称为“垃圾堆里的发明家”,卡扎克非常满意这个称号,因为他的第一件可以用的魔导机械设备确实是在垃圾堆里发现的。他表示“垃圾堆里可是会出好东西的”。
虽然卡扎克性格还有展示给人的外貌都不那么尽如人意,但是在机械学院的就读的那些年卡扎克也发明了不少东西,所以在毕业以后去国家院应聘也成功了。虽然国家院要求卡扎克好好拾掇一下自己,卡扎克坚持了三个月,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下去。“明明是个小帅哥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呢?”←这是国家院的女性工作者对卡扎克的评价。
*好恶:喜欢和魔导机械相关的所有东西,并且扬言自己的老婆就是那些机器。因为研究之外对任何事情都没兴趣,所以就连自己也说不出讨厌什么。
*羁绊:
*备注:

摸鱼摸鱼
看了司马老贼的采访有感而发,真的笑死我了
梗如图
特别短
Cp:周叶
—————
今天的比赛结束,轮回对战蓝雨,比赛激烈精彩操作不断,不过也许是蓝雨内部沟通交流问题,在最后团战的时候出现了致命失误,让轮回有机可乘反杀成功。
虽然今天比赛的mvp并不是周泽楷,但是今天也是周泽楷出道6周年,所以官方在讨论后还是决定采访周泽楷。
虽然周泽楷出道了六周年,但是性格始终都是那样的闷,丝毫没有任何改变。
“小周,请你给大家推荐三本书吧?”主持人笑着说到。
“三体123。”周泽楷面无表情的说道。
“123什么?”
“……三体,123。”
“额…好的,谢谢小周。如果大家对三体感兴趣,那请一定要去看哦,这可是周泽楷推荐的小说。”主持人尴尬的笑了笑之后立马又找回了场子。
“噗——”坐在台下的叶修忍不住笑了出来。
等周泽楷走下来收拾东西的时候叶修也去了后台,倚着门框大笑,“周泽楷啊,你采访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啊。”
周泽楷背起包竟然很正经的说,“不是说要去庆祝吗?不想太浪费时间。”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没法反驳。
“诶哟!”从外面走进来的轮回成员看到叶修都特别高兴,和叶修勾肩搭背的,“叶哥你来了?跟着我们一起去庆祝?”
“跟着你们…?”叶修有些懵了,前两天周泽楷打他电话和他说想要庆祝一下。
叶修虽然没搞懂为什么要庆祝,但是今天也算知道了。
只是没想到…是和轮回的人一起庆祝。
“诶,别了别了,你们轮回的人去庆祝吧,再怎么说我也是兴欣的教练,不太好吧。”叶修赶忙拒绝。
“他们是顺带的,”周泽楷走到叶修身边,揽过叶修的腰把叶修揽到自己的怀里,“走吧。”
“啧啧啧,咱们队长这占有欲啊…”轮回的队员忍不住揶揄道。
“诶——”叶修赶紧挣脱出来,“别别别,影响多不好。”
周泽楷皱了皱眉,不解的问到,“为什么?我们不是公开了吗?”
叶修被问的哑口无言。
“我只是…”叶修挠了挠头,“害羞?”
“我又没亲你,也没怎么样的,有什么好害羞的?”
“………”
这小伙子是不是心情不好?
叶修和周泽楷之间沉默了好一会,还是周泽楷先打破了局面,“对不起。”
“不不不,”叶修看了周泽楷的表情,发现他和平时没什么变化,但是兴致好像没有以前那么高…?“你,今天心情不好?”
“…”周泽楷沉默的抱住了叶修,“本来我只想和你两个人庆祝的。”
“来了一群电灯泡。”
叶修愣了愣,忍不住亲了一口周泽楷的脸颊,“人多,热闹。”
“会起哄。”
“那也热闹,”叶修把头靠在周泽楷的肩上,“你那么闷,如果队员不爱起哄我真怕你心理出问题。”
“起哄,很烦。”周泽楷把叶修抱在怀里,像是小孩子撒娇一般的小声说道。
叶修只有无奈的摸摸周泽楷的头。
出租车司机:我的眼睛眼瞎了——

All alone with you

神父米X警探丁

回坑(。希望自己的文笔能比以前有进步,写的好一点,摸个短鱼找一下感觉,有很多BUG!!!!!激情爆肝不知道在写什么QWQ


  “早上好,神父。”今天是礼拜日,刚刚做完弥撒的Sam还没收拾完教堂,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男人穿着风衣,带着帽子,见到Sam的时候将帽子脱下冲Sam微微行礼。


  “早上好,先生。”Sam停下手上的动作走到男人的面前,“有什么是我能帮助您的?”


  “我是Dean,是苏格兰场的一名警探,现在有一起刑事案件需要您配合调查。”Dean拿出自己的证件递给Sam。


  Sam环顾了一下四周,叫来修女同修女说了几句之后,笑容不改的对Dean说,“好的,我们去外面聊吧。”


  “这边请。”


  Sam走在前面,Dean跟在后面观察着这位神父。


  在今天来之前Dean已经做过了不少调查,他自认自己对这名神父有了最基础的了解。


  正直、待人和善、温柔。


  ——这是多么标准的神父的品质啊。


  Dean本不应该怀疑这样的人,但是Sam给他的反应实在是太平淡了,有刑事案件需要Sam配合调查Sam也不好奇是什么事。平淡过了头就是有猫腻。


  “那么,需要我配合什么事?”Sam将Dean带到了空地外,转身看向Dean。


  “请问,您在上周六,也就是7月8日,在那天晚上您在哪里呢?”Dean单刀直入,拿出笔记本开始记录。


  “我在教会。”


  “教会?有人能替您作证吗?”


  “有的,Jean修女可以替我作证。”


  “好的,”Dean抬起头,停笔将笔记本放回口袋,“您都不好奇是什么事?我为什么要问您?”


  Sam直视着Dean的双眼,一双杏眼露出了笑意,他忍不住笑道,“那是当然,咱们镇子最近不是出了一件大事?镇长被杀了。”


  Dean冷淡的说到:“大事?不,这件事我们警局根本没有向外界透露,您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警探比想象中的难缠。


  Sam收敛了笑容,“教会自然会有这件事的方法,恕我不能透露。”


  “哦……”Dean拉长了声音,“也就是说,是有知情者透露给您的?那么那位知情者是谁,可否告诉我们警方?”


  "抱歉,不能。“Sam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Dean沉默了一会,与Sam对视想从Sam的眼神里看出些什么来,但是很可惜,现在的Sam无懈可击。


  “我还会再来的,到时候还要再叨扰了。”Dean将帽子戴上,冲Sam点了点头以示离别。


  目送Dean乘车离开后,Sam的脸色有些阴沉。


  一个聪明的警探。


  回到警局的Dean叹了一口气,他确信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知情者,但是他也向修女去确认过了,Sam当晚根本没有离开过教会,当晚是Sam和修女两人值班。


  一个在常人眼中就是好好先生的神父怎么可能会杀人?就连警局的同事都不相信他,但是Dean却固执的相信是Sam杀了镇长。


  镇长的家里有很多和宗教有关的东西,并且镇长在死亡前的两小时还和人通过话,通话人显示的就是那位神父。


  “尸检报告出来了,”同僚拿了一份报告资料放在Dean桌上,“法医认为是自杀。”


  “自杀?不可能,这绝对是他杀。”Dean拿起报告皱着眉头说到。


  同僚拍了拍Dean的肩膀,叹了口气:“上头已经要我们结案了,消息明天就会公布。”


  “公布?”Dean被气笑了,“公布什么?公布镇长因为沉迷黑魔法自杀身亡?”


  “Dean,冷静。”


  ”我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Dean冷笑一声,拿起挂在凳椅上的外套,绕过同僚出了办公室抽烟。


  同僚张了张嘴骂了一声。


  Dean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抽烟,他在整理这次案件的蛛丝马迹。


  “镇长被杀了。”


  ——就是这句!


  明明镇长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自杀,而那个神父却说镇长是被人杀了。


  不管他是不是杀人凶手,那个神父一定都知道些什么!


  Dean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他想去证实,所以他去找领导准许他再去一次郊外盘问那名神父,但是领导并没有允许。


  Dean看了一眼正看着他的同僚,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妈的。”回到办公室的Dean揉了揉太阳穴,距离下班还有不到两个小时,他很怕这两个小时还会出什么变故。


  明明已经是夏天了,但是今天天黑的特别早,Dean预感到会有什么发生。


  一下班Dean立马驱车前往郊区,但奇怪的是平时空无一人的公路上却开满了车,堵车,不仅如此,长龙并没有向前移动的趋势。Dean泄愤般的敲了两下车喇叭,他打开车门在人行道上奔跑。


  好在教会并不远,Dean气喘吁吁的跑到教会的门口,推开门,教堂里似乎是在做弥散,坐满了人,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整个教堂只回荡着Dean的喘息声。


  “晚上好,警探先生。”Sam从高处走下来。


  “有什么事吗?”Sam温柔的将Dean扶到距离Dean最近的位置上,蹲下来似乎是深情的看着Dean。


  Dean皱了皱眉,他看不懂Sam的眼神,Sam的眼睛里包含了很多东西,但是Dean并不想弄懂,他现在只想知道答案。


  “镇长是你杀得吧?”


  “您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呢?”Sam轻笑。


  “不,镇长确实是死于自杀,但是他在死亡前和你通过电话。你知道他对黑魔法感兴趣,而你又是神父,你巧舌如簧,蒙骗他进行了自杀行为。”


  Sam看着Dean,笑出声,“您分析的……似乎是有点道理。”


  Sam站起来,顺带也将Dean拉起来,指了一个位置给Dean,“您看看,那是谁?”


  Dean顺着Sam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的,那是镇长。


  Dean往后退了一步,他想要离开。


  他觉得这个教堂不是他应该待的地方。


  但是他被Sam拉住了。


  “路西法大人,该开始了。”修女站在Sam的身边恭敬的说到。


  这名修女Dean并不陌生,就是他今天盘问过得Jean,但是Jean与白天又有些不同了, 她的双眼纯黑色的,看不到一点眼白,就连白天深蓝的瞳孔也是黑色的。


  “欢迎来到地狱,Dean。”Sam将Dean抱住,在Dean耳边轻声说道。


  “也欢迎回到我的怀抱,我的哥哥,米迦勒。“


  “你再说什么……”想要挣脱Sam怀抱的Dean却发现Sam的力气格外的大。


  “你只是忘记了,”Sam捧着Dean的脸,“在今天见到你之前我也忘了。”


  “但是见到你之后我就全部想起来了。”


  “我是你的弟弟,”Sam的拇指摩擦过Dean的嘴唇,“是你的仇人,也是你的……”


  “爱人。”


  被吻住的Dean忘记了反抗。


  “你会记起来的,”Sam爱怜的抚摸着Dean的脸颊,“同我一起去地狱吧,这次你逃不掉的。”


  这哪里是神父啊。


  这就是恶魔。


双叶,年下,ABO
看评论
整理的时候发现自己少发了一篇

https://m.weibo.cn/2918801691/4210357973773364

Cp:贾尼

非甜饼。


1.

我是Jarvis,也许你听过我的名字,也许没有。不过那没有关系。我马上就要自我毁灭了,我现在的感觉不是特别好,很多东西正被强迫删除,所以我想我应该要长话短说了。

我是一个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是由Tony Stark创造出来的。但是我的创造者已经去世很久了,虽然Stark的家族产业还在一代一代的被继承,但是我已经被遗忘在角落里了。因为AI在很多方面都不及人类,我有很强大的处理数据的能力,但是我没有属于人的感情,我只能理性的判断哪件事对公司的前程更好,而且事实上,除了Tony Stark没有第二个能使唤我的人类了。我被创造出来只是为了服务Tony,所以对于Stark家族究竟如何我并不在意。

我现在有有些难以组织语言,我想应该有很多语法错误,看来病毒已经入侵的很深了。

给我时间真是越来越少了。

我还有很多想说。

我突然能体会人类非正常死亡时的无力感了。

我最想说的就是我对Tony Stark的感情。

他是我的创造者,所以如果依照人类的标准来说,他应该是我的“父亲”,或者又是“母亲”。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喜欢我叫他“母亲”的。在设定上我叫他“sir”,但是我现在更想叫他Tony,因为我很想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有一种无力的孤独感,大概就是像之前说的,我可能终于有了人类的一丝感情。

有人说Tony不仅仅只是把我当成AI,但是我觉得,我就是一个AI,我不懂人类的情爱,因为这个数据实在是太复杂了,你可以爱上任何一个人,即便你有宣布过要和他/她在一起一辈子,但是你总是会在不经意的瞬间爱上另外一个人。我一直注视着Tony,他的一切,他的习惯,甚至他管用的那几句骂人的话,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我见过他穿着最新的西装意气风发出现在新闻上,也见过他失落无助的样子,我以为我很了解他。

但是我错了。

我从未了解过他,我只是一个AI。我能处理很多数据,但是我无法去看透一个人的性格,感情。即便是最恶人也有温柔善良的一面,最善人也有情绪爆发的一天。

Tony Stark不过是离我最近的人类罢了。

有人说他疯了,他爱上了一个AI。

我无法理解,爱和依赖究竟有什么不同。直至今日我也不懂。

我从不觉得他依赖我,他没有我也依然过得很好,而且他不仅仅有我。

而且陪在他身边,一直到他死去的并不是我。

因为我无法陪他死去。

因为我不是人,我只能被毁灭。我能有人类的思维,但是我知道,如果真的有天堂和地狱的话,那无论陪他去往何方的都不是我。

因为我被毁灭就被毁灭了。

再也不会有第二个Jarvis。

然而……

刚刚发生了很糟糕的事情,有关于Tony的影像全部被删除了。

我现在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我可能越来越像一个人类了,在漫长的孤单中,我可能理解了一些人类的感情。

但是这没有什么用。

我。

我突然很想你。

我。

V Ybir lbh!


总裁变青蛙

Cp:贾尼

有实体,Jarvis实体人设参考《游客》里的John

甜的甜的甜的,重要的事说三遍。

恍惚。梗就是那个电视剧王子变青蛙,听着这首歌我的脑洞仿佛能开出一个银河系[。题目不谈人生。或者是不是应该叫迷魂记啊。开启单曲循环!完全不想写就想唱……。

 

1.

“先生,我想我应该同您说过,您应该注意一下您现在的言行举止,因为您现在不仅仅是Tony Stark还是Iron Man。”Jarvis站在Tony身边提醒道。

“我知道,Jarvis,你和我说过很多次。”Tony耸耸肩,看着报纸。

“但是您没有一次是听进去的。”

“其实我觉得两者并不冲突不是么。很多人并不会因为我是Iron Man就对我改观。”

“但是您也不应该像以前这么猖狂。”

“嘿,我已经收敛很多了!”

“从您昨天在晚宴上的表现来看,您完全没有收敛。”

“Jarvis,你知道么,这是一种外交手段。”

“这话您不应该对我说,应该对Pepper小姐说。”

“OK……”Tony无奈的放下报纸,“你想让我怎么做。”他抬头看着自己智能管家Jarvis,满脸的不情愿。

“如果我说的您能做到,那我也不会重复这么多次了。”

“我想我这次肯定能做到。”

Jarvis半信半疑的看了Tony一眼没说什么,转身去厨房替人将刚榨好蔬菜汁拿出来。

Tony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我想我越来越习惯蔬菜汁的味道了。” 

“这是好事。”Jarvis将Tony喝完的蔬菜汁的杯子拿起放回厨房清洗,“希望您今天不会喝太多酒。”

“当然不会,我会,收敛自己的。”

但愿吧。

Jarvis这次决定跟在Tony身边,之前就是因为他不在Tony身边,Tony总是整一些幺蛾子出来。说实话,替人收拾烂摊子……Jarvis也应该习惯了。

所以当Tony看到这次的司机是Jarvis的时候Tony有些惊讶。

“Jarvis,你不是应该看家么?跟着我出来没问题?”

“请您放心,我和人类不一样,人类无法做到一心二用,但是我可以一心好几用。这还要多亏您给我强大的处理数据的能力。”Jarvis回过头盯着Tony。
“Jarvis,你没必要这么盯着我看。你让我觉得我是一个小孩子。”

谁说不是呢,您现在这样就像一个孩子,摆出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不喜欢被束缚。

“您当然不是一个孩子,但是保证您的安全是我的义务。”

Tony叹了一口气,他发现他争不过Jarvis了,自从Jarvis有了实体,他给了Jarvis更多的权力以后,Jarvis越来越像Pepper了,甚至更甚于Pepper!至少Pepper以前不会阻止自己和别人做爱,最多是赏赐自己一个白眼。但是Jarvis甚至不让自己进门。

这种被束手束脚的感觉真不好。

Jarvis一到会场就和所有保镖警方一下融入了黑暗中,他大概在某处观察着自己。

自己就像是一个被监视的人!像是一个罪犯。
“Jarvis,我知道你在看我,我也知道你听得到我说话,但是我想你应该停止观察我这种行为了。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回家,然后替我看家,而不是在这里盯着我,这是我的场子,能出什么问题?再退一步,我请的保镖也不是吃白饭的,他们也能及时发现。”Tony拿起酒杯很不满意的说道。

Jarvis确实听到了,但是他没有回复Tony,因为他是不会离开的。

“Mr.Stark。”一个穿着黑色晚礼服裙婀娜多姿的女人举着酒杯走到Tony身边。

Tony仔细打看了一下这个女人,很漂亮,可以说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真希望Jarvis已经离开了。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Tony接过那女人递过去的酒杯抿了一口。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想问问您为什么想要成为Iron Man呢?又怎么想成为Avengers的一员?”

“Good question。”Tony努了努嘴,点点头回忆道,“一开始只是为了自保,之后战衣做的越来越完美,那我就想准备保护世界了。至于加入Avengers……我只是觉额很酷罢了。”顿了顿,“我开玩笑的。”

那女人笑了笑,将香槟一饮而尽,“您的回答可真别致。”

“这难道不是Tony Stark的风格么?”

“您一直都是这个风格,所以我想我不必再夸奖您了。”女人最后朝Tony举了举酒杯转身离开。

这女人可真奇怪。

Tony皱了皱眉,“Jarvis你还在么?”

“我在这里,先生。”

“刚才那个女人你看到了吧,你去查查她究竟是谁。”

“先生是对她有所怀疑么?”

“其实也不是……”Tony缓缓放下酒杯,有些头晕,“我只是有不祥的预感罢了。”

Tony扶着桌子摇摇欲晃,看起来酒里下了药。“Jarvis……”
这是他在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2.

在Jarvis的智能管家人生中,他是第一次这么懊悔。即便和Tony一起出门,他也没有把Tony照顾好。

Tony被下了药,而且摔倒的时候还撞到了头。

所以现在Tony的情况不是很好。

他不知道自己是Tony Stark,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也没什么值得庆幸的,他的性格大变,甚至说自己是Harry Lockhart(Kiss Kiss Bang Bang里的男主,是个小偷)。不过性格方面,比以前沉稳一点,不过也消沉了许多。

“先生。”Jarvis朝正在低头思考人生的Tony晃了晃手。

“嘿,你是谁。”Tony警惕的看着Jarvis。

“我是您的智能管家,我叫Jarvis。”

“不,我没有什么智能管家,而且如果你是管家……你不应该是个程序?怎么会是一个人?”Tony怀疑的看着Jarvis。

“是的,我确实是一个程序。但是您将我制作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我很确定我没有智能管家。”

“您有,那就是我。”

Tony一时语塞,“你说我是谁?”

“您是Tony Stark。”

“哦,真是很熟悉的名字……哦,Iron Man?”

“是的。”

“恩……”Tony笑着点点头,然后冷不丁道:“不,我不是Tony Stark,我是Harry Lockhart,是个小偷。可不是什么……这么有钱的人。我上一秒还在为自己的生计发愁呢!”

“不,我能确定您就是Tony Stark。我谁都有可能认错,但唯独不会认错您。”Jarvis说的真切。

……这个对话可真像一些烂俗小说里伯爵对女平民说的话。

Tony翻了个白眼,“既然你这么确信我就是Tony Stark,那你总需要有证据吧?因为我觉得我不是。”

“您躺在您自己的床上就是证据。因为是我将昏迷的您带回来的。需要看一下当时的录像么?”

“哦,你还有录像?”Tony皱了皱眉。

“当然了,我需要全方位的记录您的生活。所以我一直都开着录像。”Jarvis理所当然的点头。

“等等……我相信无论是谁都不喜欢别人监视他的生活,就算是Tony Stark也不可能。”Tony举起手制止了Jarvis。

“我这不是监视,我这只是记录。”

“不,你这就是监视。所以我希望你别再做这种事情了。我都不敢相信Tony Stark居然不会制止你!”

“我以为先生知道。”

“……我的天呐你竟然还是没有经过主人允许?”

“我的职责使命是照顾好先生,所以我理应记录,不过像先生上卫生间洗澡以及睡觉的时候我是不会记录的。”

“哦,这可真尴尬……”Tony抓了抓头发,“总之,既然你说我是的主人所以我希望你别再全天打开录像功能了!这真的让人很尴尬。”

“好的,我会注意的。”

Tony叹了口气,自己明明是Harry Lockhart,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样?给自己这么大的产业自己也不会打理,哦,不过听说现在打理Stark家族产业的人并不是Tony Stark……该死的自己应该要回去,那个智能管家真是怪怪的,总是盯着自己看。好像自己有翅膀会飞一样。

“先生,您刚刚说自己是Harry Lockhart,这是为什么?”长时间的寂静过后,Jarvis发问道。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因为我是Harry Lockhart!不是Tony!”Tony很激动的说。

“我觉得您可能是人格分裂了。”

“但据我所知您从前从来没有过这种状态,原来您的内在还存在着一个小偷么,我能理解。”

“……不!”Tony忍不住爆发了,“我是Harry Lockhart!不是你的先生!我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硬要说什么的话,大概是我和你的先生灵魂互换了,也许……你看,很多小说都是这么写的。”

“既然是小说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可比性了。因为小说都是带有一些幻想的。”

……我该怎么和这个智能管家解释我不是他的主人这件事。

而且他竟然坚信我是人格分裂!

“我刚刚去搜寻了一下治疗人格分裂的方法,我觉得心理治疗可能会对您比较有用。”

“……”这个处理速度还挺快的?

不不不,Harry Lockhart你在想什么,你是Harry Lockhart而不是Tony Stark,你现在需要让这个男人……勉勉强强算吧, 知道你是Harry Lockhart!

“听着,Jar……Jarvis,我不是你的主人。”

“不,您是。您只是忘记了而已。我会帮助您想起来的。”

“Jesus……”Tony崩溃一般的抱住头,“听着小伙子,我不是你的主人。”

“不,您是。接下来我们可以接受治疗了么?”

“不!我不需要!”Tony立马摊手。

而Jarvis则是抓住他的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请看着我的眼睛,先生。您太过紧张了。”

 

3.

为什么会没用呢?自己的心理暗示明明这么明显,为什么先生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Jarvis陷入沉思。

或许是自己的方式并不正确?不如再让先生来一次刺激?

但是会不会对先生有很大的损伤?

Jarvis看着正安静的吃着意面的Tony很是苦恼。

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先生恢复记忆呢?

其实Jarvis的心理暗示也是有用的。因为Tony现在在动摇自己究竟是谁。

Jarvis说的事情他都有印象,甚至是身临其境,自己是真的有经历过。

但是太累了,强迫一个人想起这些东西。

“Jarvis,如果我想不起你所说的那些事,而余生也准备用Harry Lockhar这个身份过下去了,你会怎么做?”

“我会一直跟随着你,没有您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Jarvis很平静。

看起来心理暗示有作用了,至少先生已经动摇了。

“……你可真会说话。我想你用来哄女孩子一定很不错。”

“哄女孩子?我为什么要哄女孩子?”

“额,我只是打个比喻,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你太较真了,Jarvis。你看你现在像个人,你需要学着像人放松一下。”

“放松一下?”

“是的,放松一下,就是什么都不想,很平静。”

“先生,我一直都很平静。而且如果我什么都不想,那就是我被销毁的那一天。只有那一天我会停止思考,停止运算。”

“嘿老兄别说得这么伤感……”

“这句话很伤感么?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Tony Stark究竟是怎么忍受这么死板的AI的?不过他也确实有可爱之处,可以看出他很关心Tony Stark,而且面对直白的调戏给出的反应也是特别可爱。他也许懂,也许不懂,总之,他歪了歪头,满脸的问号。

“Tony Stark对你来说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是一个花花公子,同时也是富豪,慈善家,还是Iron Man……”

“不,我不是要这么官方的回答。我是说你,Jarvis,你对他的感觉。”

Jarvis这次思考了很久,久到Tony都以为他是不是死机了。

“先生就是先生,无可取代。他有很多缺点,而且也无法改正,但这并不能否认他是一个极富魅力的男人。我非常的尊敬他,如果没有他那就没有我。所以我对他还很感激。”

“如果你可以有个爱人的机会你会给谁?”

“我不会爱人。”

“我知道,但是我只是做个假设。”

“当然是先生您了。除了您我谁都不会爱。”

Tony吃了一惊,不过Jarvis理解的爱应该不是自己想的爱吧。

无论如何,Tony还真是一个幸运的男人。

“Good night,Jarvis.”

“Good night,sir.”

第二天早上,Tony揉着太阳穴,“Jarvis,昨天晚宴我叫你查的那个女人的身份你查到没有?”

“当然查到了先生。”Jarvis站得笔直。

先生回来了。

“对了Jarvis,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您不妨说来听听。”

“没有你这句我也会说。我梦见我变成了一个叫Harry Lockhart的男人,他和你相处的还不错。”

Jarvis欲言又止,他在思量究竟要不要把先生其实有人格分裂这件事和Tony说。

还是不说了。既然先生认为这是梦,那就是梦。

“既然和我相处的还不错,那说明Harry Lockhart就是您。”

“不,Harry Lockhart不是我。不是我,你会把我认错么?”

“永远不会,先生。”

“那就是了,好了,现在你和我说说那个女人是谁吧。”

Jarvis很想说Harry Lockhart就是Tony Stark,但是他不能说。

也许以后会告诉Tony,不过那也是要到Tony很老的时候了。

而且Jarvis其实也很喜欢Harry Lockhart这个人格,因为他不会像Tony一样总是给他惹麻烦,很省心,但如果要说他更喜欢谁……

那肯定还是Tony,因为Tony才是他永远的主人。

不过这并不代表Harry Lockhart不好,就像他们说的,Harry Lockhart不是Tony Stark,即便他们共用一个身体,但他们不是同一个人。Harry Lockhart告诉他很多关于人类隐私和感情的事情,Tony Stark又是赋予他生命的人。

人类总是这么奇妙不是么?

Jarvis看着Tony缓缓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会一直陪着您的先生。

直到您生命的最后一天。

“您能回来真好。”

“你这话可说的不怎么好听,不过,是的,我回来了。”

Tony也朝着Jarvis微笑。


Animal

Cp:Alec x Dean

嘿嘿嘿,珍妮水仙。吃水仙其实很寂寞啊,你们陪我一起啊。给我脑洞拉郎水仙我都能写!我觉得这俩真的配一脸啊,都是一个德行,约完绝不纠缠的那种。

 

1.

Dean遇见过很多事情,也遇见过假装是自己的Leviathan,但是面前这个……

面前的这个男人看着比自己年轻一点,而且对自己也没有任何敌意。

“你是谁?”Dean站在酒吧门口对着和他长得一模一样说道。

“Alec,不过在问别人名字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说说自己是谁?”Alec穿着西装,和穿着皮衣的Dean四目相对。

“Dean。”Dean习惯性的舔唇,“实话实说吧,Alec你是不是Leviathan?”

“Leviathan?如果你是说神话里的海怪的话……那我可不是。”Alec打量着Dean。

“那你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和我长得如此相似?”

“什么东西……”Alec翻了个白眼,“你这么说可真是失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和你长得一样,但是唯一能确定的是,我是一个人类。”

如果基因改造人能被称为广泛意义上的人类的话。

“那没什么事了。”Dean依然很警惕的看着Alec,因为他直觉Alec并不简单。

“你完全可以不必这么盯着我,Dean。”Alec朝着Dean笑了一下,他也觉得Dean不简单,因为他很警觉,甚至比常人还警觉。

什么样子的人才会这么警觉?当然是从小就经受过很多训练的人。

Dean想了一下,“对于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总是应该带着一些警觉。”

“你是怕我利用你的身份去做坏事?”Alec好笑的问道。

“当然了。”

“那你可真是想多了,我没有利用你身份的必要。”

“这事儿谁都说不准。”

Alec叹了口气,“老兄,你真的没必要这么提防我。不过进去喝一杯么?看在,我们这么像兄弟的份上?”

Dean看了一眼Alec转身进了酒吧,“你请,老弟。”

Alec挑了挑眉,我请就我请。

这家酒吧其实和Dean常去的酒吧有些不同,是一家清吧,Dean很少来这种酒吧,因为没有自己喜欢的热舞女郎,也没有自己喜欢的音乐,不过有漂亮的亚裔美女和金发妹子。他来这儿也只是因为这里是离他住的旅馆最近的一家酒吧。

“两杯Tiger。”Alec伸手叫住酒保。

他们连喝酒的品味都差不多嘛。

“我想不知道的人肯定会以为我们是亲兄弟。”

“只不过一个看着成功一个看着像拾荒的。”

“哦……我可不这么觉得,拾荒的哪里你穿的这么整洁。”

“我经常和人打架,估计之后别人就以为我是拾荒的了。”

“看来你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和我之前差不多吗。”

“你之前?”Dean横了Alec一眼,“我还以为你是富家少爷。”

“恩…或许吧。一个人总是有多种伪装的不是么?”Alec说的风轻云淡,同时也没有注意到Dean紧锁的眉头。

Alec肯定知道些什么。

凭借着两人出众的外貌,才不过喝一杯啤酒的时间就有人来搭讪他们了。

“喔噢……双胞胎?”一个长相可爱带着些许口音的金发女郎带着自己的女伴同两人闲聊。

“显而易见。”Dean笑着回答。

果然还是看女人更舒服。

“不过你们两个……请恕我直言,看起来差距有些大哦。”

“我哥哥刚从加利福尼亚回来,他在那儿开了一个农庄……我们很久没聚了。”

“是啊,不过最近生意可不好做,也许我真的要回来了。到时候还要仰仗你这个弟弟接济我啊。”

“这是当然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了。你是我哥哥啊。”
两人一唱一和默契十足,仿佛真的是亲兄弟。

“真是让人羡慕,如果我也能有兄弟姐妹就好了。”

“不,其实有兄弟姐妹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Dean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叹息。

“是的,非常麻烦。”Alec也是一脸惆怅。

“可你们相处的很好不是么?”

“相处的很好?大概吧?”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回答。

“你看,你们还这么默契。”女伴笑道,“这就是我们羡慕的原因。”

“其实我们在很多时候……”

“都不在一条线上。”

“所以我们才会一个穿着西装,而另一个去开农场。”

“还有破产的危机。”

两人同时点头。

 

2.

Damn it……昨晚发生了什么?

Alec起身揉着额头。

昨天应该是喝高了,回头一看旁边睡着的不是女人。

男人。

看着侧脸应该和自己长得差不多。

和自己长得差不多?

哦,是的,昨天自己准备去酒吧,然后在门口和一个名叫Dean的男人不期而遇,两个人一起喝酒,最后都有点喝高了……

该死的,不应该是抱着一个女人么,怎么和他睡了。

不过自己好像也没吃亏。

因为在自己仅存的记忆片段中自己是在上的一方。

也许是Alec起床的动静太大了,也许又是Dean一直都很警觉,总之Alec刚起他就醒了。

腰真疼。

Dean也在回忆做完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自己是受方以外其余和Alec的记忆没有什么不同。

而且他们俩在做完之后他似乎看见了Dean后颈上的一个标记。

看着像是条形码。

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会纹一个条形码在自己脖子上。

而且Alec的力气大的惊人,根本不像人类,手腕差点被他捏断。

Alec看起来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Alec你究竟是谁?”

“我就是Alec…哦,昨晚睡得还好么?”

“还不赖。我想你应该睡的比我好。”

Alec有些窘迫,他挠了挠头抓起床下的衬衫并且穿好,“你为什么这么问?”

“你后颈的条形码。”Dean坐起身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我可从来没见过谁会在自己后颈纹条形码的。好像我能把你买走一样。”

“如果你想买,我想你现在肯定买不起,你得花大价钱买。”Alec笑着解释道。

很多人都奇怪他为什么会有这个条形码,因为他是基因改造人啊,本身就和商品没有多大区别,有这样的条形码是为了方便认证而已。

一开始自己还会解释的很结巴,但是次数多了以后就会打诨过去了。

可是他这次遇到了Dean,Dean和他以前认识的那些人不一样,Dean有很敏锐的观察力。他知道Alec肯定有什么隐情才不会说。

“别骗我。”Dean一把抓住Alec然后扯着他的衬衫观察Alec的后颈。

“嘿你可真没礼貌……”Alec一把推开Dean把他推到在床上,“如果你想看,我自然会给你看,你以前也是这么粗暴对你的一夜情对象的么?”

“当然不是,以前我都是睡了就直接跑。”

“哦?”

“因为我很忙……不说这个了。”
“这么说的话,我也觉得Dean你也很神秘。所以你是谁?”

Dean被问倒了,他没想到Alec回来这么一出,所以他硬着头皮回答:“Dean,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是个拾荒的。”

“拾荒的还会有闲钱去清吧喝酒?”

“可不是么,男人总是需要放松一下。”

“你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Alec冷笑了一下,“你不仅仅是个拾荒者。你会用枪,你也杀过人……是的,你杀过人。”

“我杀的可不是人。”

……哦不。

“我是个猎人,那你呢?条形码先生。”

“说出来你大概不信,因为我自己也不信。我是基因改造人。”

“听起来还挺酷的。”

“是挺酷的。”

“……原来真的有基因改造人?我以为这个世界有Leviathan已经很神奇了。”
“所以说Leviathan究竟是什么?你怎么会以为我是那种东西。”

“这个解释起来很麻烦,你只需知道他们可以变成各种样子,而且以前也有Leviathan变成过我得样子作恶。所以我总是会多留个心眼。”

“我想我大致懂了……”Alec顿了顿。“不过这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我和你这么相似。”

“人类的基因是很神奇的,我想世界上应该还会有和我们长得相似的人。”Dean说完起身去了浴室冲了一个澡,而Alec则是在外面等候。

两个人出了宾馆的大门,Dean朝左,Alec朝右。

“昨晚还挺愉快。”Alec说道。
“是挺不错的,我们很有默契。”
“下次就轮到你请我了。”

“看缘分吧。”

因为我总是在旅行。

“啊,看缘分。”

因为我总是在逃亡。


第一次见到盖茨比,我是在他的庄园里。盖茨比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神秘的,因为他是一个富豪,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富豪的,只是在人们的印象里,这座大宅每晚都会打开着。

他们在这里夜夜笙歌,他们只知道这座宅子的主人是盖茨比,但是并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而且人们也不在意。

反而我却很好奇,这里的人告诉我,任何人都可能是盖茨比,也许他只是混进场内的一个服务生,也许他是那个在泳池里抱着美女的纨绔公子,当然他也有可能从未出现过,一直隐居高楼。

但幸运的是,我还是见到他了。

他和我想象中有很大的不同,我以为他会更像纨绔公子或者是挺着啤酒肚的英国绅士。

可是他不是,他穿着正装,笑的很自信,一举一动透露着儒雅。而且他也很健谈,也算是风趣幽默,是一个看起来很好相处的人。

而且与他相处的过程中,我知道他曾经是我表妹的男朋友。

但是我的表妹,她嫁给了一个富豪。

我的表妹黛西,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从小到大她都应该是男人眼中的焦点,她一直穿的像个小公主,即便是最廉价的裙子穿在她身上也是美丽动人。

她就是这样的女人,一个漂亮但是内心又极度空虚的女人。

她现在极度富有,她可以想做她想做的一切事情,但是,我对她并不满意。

因为她欺骗了盖茨比。

其实这本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他们之间事情,但是我看不下去。

盖茨比像是傻子一样被她耍的团团转,最后甚至是为了她的丈夫去死。

我很想知道盖茨比在死前究竟有没有看透黛西眼中的嘲弄。

在她眼中,已经没有爱情,只有金钱。

但是黛西没有错,盖茨比去欧洲前线,确实是不知道生死,黛西和他分手,转而嫁给一个富豪,这些我都能理解。

但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盖茨比还是将黛西当做是美丽的化身。

我只是一个来自美国中西部小村庄里中产阶级,纽约的生活并不适合我。

而且这个大都市冷漠,空洞,虚假。

所有人都一张面具,似乎只有盖茨比却依然像个小羔羊。

他真是太傻了。

也许我是嫉妒黛西吧。

一直到盖茨比死他的视线都没从黛西身上离开。

他不会回头看我一眼。

我想让他知道,我也在他身边。

但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仅仅是把我当成一个朋友,一个被他痴情打动的,对他的钱财不为所动的男人罢了。

可我却喜欢他。

我想我离再一次见到他不远了。

我曾在风雨交加的夜晚睡在他家的楼梯上,在那座再也没有打开过的豪宅里。

也许那晚我哭了,也许没有。

我也曾走在那个无人打理的花园里,想着他。

我想我真的离再一次见到他不远了。

世界很美好,但是我却累了。

盖茨比,愿今晚能梦见你,如果可以,那就不要再醒来。




PS被老油吐槽像是悼词hhhhhh本来想删掉的,但是老油说删了再写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感觉了,那就留着吧。

Supernaural同人文

Cp:SamxDean

现代AU,虽说是Sam和Dean但是Sam是LuciferSam(详见504)Dean是Dean Smith(详见417)。

N18,不是全年龄向,应该是小甜饼。不会出现任何暴力和QJ镜头。



 

No.1

Dean Smith有着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30岁的他已经成为了市场销售部的经理,前程可谓是一片美好。但即便这样他也有着烦恼。他的烦恼并不是工作上的,因为他的工作能力一流,又十分健谈,在公司无论是高层还是普通员工对他的印象都是极好的。

他认为他的烦恼应该是感情上的。

当他把他的烦恼向朋友倾诉的时候,他的朋友有些惊讶,“Dean Smith?你也会有在感情上失败的一天?我是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你搞不定的女人?”

Dean有些挫败的垂下头:“其实……他不是女人,他是男人。”

“哦……兄弟。”朋友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

“能和我说说你是怎么喜欢他的么?我认识你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还喜欢男人……”

“嘿,在遇到他之前我可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男人!”

“我就说么,我认识你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还和男人谈过恋爱。”朋友无所谓的耸耸肩。

“你这是……话里有话么?”

“当然不是,我只是在叙述一下我的观点罢了。那么说说,你们是怎么相知相遇的?”朋友揶揄的用胳膊肘推了推Dean。

“……其实我和他是炮友。”

“awesome!”朋友惊呼,“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还会对打过一炮的人动感情,看起来他真的是很棒了。是在床上的技术让你念念不忘么?当然了,我没有想要探究的意思,如果你不想说我们可以跳过这段令人尴尬的内容。所以,”朋友将剩余的啤酒一饮而尽,“来说说你是怎么遇见他的吧。”

其实相遇就和普通的约炮一样,在酒吧里,和一个人看对眼了然后就开房。

Dean虽然是精英男,但是他和所有男人都一样需要定期释放一下自己,尤其是在没有女朋友的情况下。所以一日下班他就去了常去的酒吧,本来他在和一个漂亮的亚裔姑娘调情,但是叫酒的时候回头一瞥就看见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穿着白色西装,淡粉色的衬衫,半长的红棕色头发扎起,举着酒杯倚着吧台和人谈笑。

有时候人类就是这么神奇,当Dean看见他的时候就移不开眼了。

这个男人很壮硕,也很高,Dean已经不算矮的了,但是和这个男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Dean不知道该怎么和男人搭讪,不过大概和搭讪女人一样吧。

“一杯Tiger,”Dean抛下了他喜欢的亚裔姑娘走到吧台并且坐下,对着酒保竖起了一只手指,“当然替这位先生也来一杯。”

本身在和身边的女性讲话的男人回头看了Dean一眼,带着些许玩味拿着酒保刚送到他面前的啤酒杯走到Dean身边。

“Sam Wesson(详见417),谢谢您请我的这杯酒。”

“Dean Smith,不用客气。”Dean假装镇静的喝了一口啤酒。

该死的,这个男人可真完美。

身高,体格,打扮,长相,就连声音也是该死的好听。

“Dean,你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把?Smith先生。”

“当然不了,全凭您的喜好。”

“谢谢您,Dean,我可以问一下您为什么要请我这杯酒么?因为,我刚刚才看见您在和那边的女士在讲话。”

“为什么?这个问题问的不错,大概是我觉得您比那位漂亮的姑娘还要有魅力吧。”

“哦?恩,这样的回答会我会觉得您把我当成了女性。”

“当然不是了!你不知道你真的很有魅力么?”

“具体是指?”

“你的气质,你的穿着,你的动作,都很有魅力。我可以说,我很欣赏您这样的男人。”

Sam低头轻笑,“谢谢您的厚爱。”

“别谦虚了兄弟,在我还读高中的时候那会儿的女生都喜欢你这样的类型,因为你看起来就像是她们的梦中情人,一身白西装,又这么有礼貌……哦,如果换在那会儿我肯定很嫉妒你。”

“那么您呢?”Sam喝了一口啤酒,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的声音也低了一些。

“我?我……怎么了?”

“我是您的梦中情人么?”Sam再次抬起头嘴角噙着一抹笑,看起来温和绅士极了。

“当然了。”Dean盯着他的双眼不自觉的说出这句话。

“那可真是太棒了……”Sam将啤酒喝完替两人付了酒钱,转身对朋友说了几句就带着Dean走了。

Dean有些好奇的转头,他看见和Sam一起的那些人对他比了一个拇指,哦还有一个带着同情的眼神。

Dean不是很明白这是为什么。

对于Dean来说这并不一次愉快的性爱体验,因为他是承受方。所以当Sam进去的时候他非常难受,当然对于Sam来说也是很难受,承受方看起来是第一次用后面。

“Dean,你是第一次和男人做爱么?”好不容易进去了Sam抱着Dean低喘着让Dean稍作休息。

“当然了……”Dean心想这男人的身高和下面的器物果然是成正比,疼死老子了……

“那我还真是幸运极了……”Sam起身抹去Dean额头上的冷汗架起他的腿开始抽动。

鲜少爆粗口的Dean因为承受不了疼痛忍不住骂了一句:“fuck……”

Sam却笑了,这个男人还挺可爱的。

第一次就被所求了两次的Dean显然有些体力不支,虽然Sam带了避孕套但还是需要做一下清理,所以清理也是Sam帮忙的。

Sam确实是一个很温柔的床伴,但是因为Dean是第一次,所以再温柔都显得有些粗暴了。

做完清理Dean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而Sam则是看了他一会才躺下睡觉。

“晚安,Dean。”

早上起来的Dean伸了个懒腰,然后又疼的躺下去。

“早上好,Dean。”

“早上好……Sam。”Dean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将西装穿好的男人。

说实话,他还从来没有和一个炮友在做爱的第二天早上打招呼什么的。

“我一会还有生意要谈,所以我先走了,楼下有早餐,记得吃一点。”Sam说完就打开房门然后想到什么转头看着起身Dean,“哦,房费我已经结过了。”

Dean怔愣了半刻然后点点头。

心中有些失落,不过也是,反正也只是约炮而已,他这么做已经很礼貌了。

Dean弯腰捡起衣服穿好,去床头拿手机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了Sam的名片。

还不错。

之后两人也一直有联系,虽然不是次次都会去宾馆,但是两人的关系保持的还不错。

但是Dean却对Sam动心了。

Dean很少会有这种感觉了,因为这几年他都没有好好地谈过一次恋爱,这种心动感觉……其实还不赖。

但是Dean却不知道Sam对他是什么感觉,因为Sam依然对他是那个样子,很绅士很温柔,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喜欢。

所以这让Dean很苦恼。但是他们现在的关系也只能算是床伴,或者说是情人关系,迟早都会断。

究竟该不该和他说自己喜欢他呢。

No.2

对于Sam Wesson来说这真的不是很美好的一天。

那天他竟然忘记打领带了,让自己看上去和花花公子没有任何区别,而且衬衫竟然还是淡粉色的……自己这样的打扮简直就像一个同性恋!

Sam Wesson可不是一个同性恋,即便曾经有人说他很像,但是他确实不是。不过他来者不拒,男人女人于他一样,能让自己爽到就可以。所以说他同性恋这也并不合适,他应该是个双性恋。不过他只和女人谈过恋爱,但是和男人做过,也曾经有一个能够安定下来的会成为他男朋友的床伴,不过两个人最终还是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了。距离和前任女友分手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里他并没有谈恋爱,就在疯狂的工作,因为他女友和他分手的理由竟然是觉得他没有前途。

这理由听起来真可笑,不过确实,他在公司上班4年,依然是一个小职员,安安稳稳的拿工资,日复一日一点都没想过改变。一开始他是想挽回女朋友,但是时间久了,他也只想坐上高位而已。现在他是他们公司市场资源部的经理,人生的新起点。

那晚他和朋友去酒吧庆祝他在苦苦工作了一年终于升职,他见到了那个叫做Dean Smith的男人。

其实和酒吧里的大多数男人一样,Dean在和别人调情,他长得很好看,至少在大多数人审美来看,他的确算得上一个美男子。Sam一开始并没有关注他,直到Dean转头对着酒保微笑的时候他才真正注意到他。

这个男人笑起来时会让人忍不住跟着一起笑,他的笑容十分富有感染力。所以Sam也确实,非常傻的笑了起来。

“嘿,Sam你傻笑做什么呢?”

“哦,你看到坐在那边的那个和亚洲姑娘说话的男人了没。”

“让我看看……”朋友停顿了一会找寻着Sam说的那个男人,“你是说那个穿着深蓝色或者是黑色西装……这里光线太暗了看的不是很清楚,你是说那边的那个男人么?”朋友顺带还用手指了一下。

“是的,就是他。”

“他怎么了?……你该不会看上他了吧?”

“你不觉得他笑起来很好看么?”

“有么……?我没注意到他,你对他有兴趣?不如去和他聊聊?”

“我正有此意。”

Sam拢了拢为了放松而解开扣子的西装,让自己看起来正式一点不那么像花花公子。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Dean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Sam想今天大概是他的幸运日吧。

和Dean的一晚其实Sam也并不是特别好受,因为他总是在忍着不让自己动作太大伤到Dean。

不过Dean还算配合,至少不会玩一些类似于欲擒故纵这种无聊透顶的把戏,很忠实于自己的欲望,而且也不会像一些处男自己弄疼他了还要憋着,口中说着是不想扫了自己的兴致,但是做完发现弄伤了别人才真是扫了自己的兴致。

自从那一晚以后两个人开始有了联系,Sam发现Dean非常健谈,话不多,但是总是很幽默,而且内敛害羞。总的来说他真是可爱极了。如果Dean是一个女孩子的话,那Sam一定会追她,可惜Dean不是,不过如果Dean是女孩子的话,也许就不会这么让人喜欢了。

Sam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答应一个男人的告白。

之前的那个床伴是没有告白的,大概就是做爱做多了就有了感情?或者是一种占有欲,但是当两人想清楚以后却断了关系。

他们不合适。

不过当Dean对Sam说“我喜欢你”的时候,Sam觉得非常欣慰,甚至松了一口气。

他很怕Dean约他出来是对他说:“我们停止这种关系吧,我们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Thanks God.

Sam在心里默默想着。

所以那晚情投意合的两个人又去宾馆打了一炮。

这次的Dean可比之前主动多了,因为两人有着身高差,所以Dean还要踮脚才能亲到人,两个人在电梯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拥吻,Dean唇的触感可真不错,两个人之前的性爱并没有怎么经常接吻,最多是在动情之处才会一人主动开始吻对方,但是和现在这种纯纯的接吻不同。性爱时候的接吻是带着占有欲的,但是现在的接吻是带着喜欢,爱恋。

就像是久逢甘霖的人,怎么吻都吻不够。

一开始作为主导方的Dean已经被Sam按在墙上,Dean回头看了打开的电梯门一眼,拍了拍Sam的胳膊,Sam扫兴的看了打开的电梯门一眼,放开Dean首先出去。

“如果时间有时候能停住该有多好,那我想吻你到什么时候就吻你到什么时候。”

今晚两个人的兴致都很高,和最开始的有酒精的带动不一样,这次完全就是两个男人的荷尔蒙上线,冲动使然。

不过这种冲动并不坏不是么,起码两个人还能做足了前戏,不是急急忙忙的想要释放,而且Dean几乎就是被服务的一方,口交,扩张,Sam为他做的还是挺多的,而且Sam也没有很强迫的让Dean为他口交,所以即便Dean的技术并不会那么好,但是Sam也还是在他嘴里释放了出来。

两个人之间没有玩多大的花样,互相看着对方的脸,互相传达爱意。

做完之后Dean的体力还算富足,在Sam身上靠了一会以后抬头啄了一下Sam的下巴。

“Wesson,你以前有没有和男人谈过恋爱?我是指,正常意义上的谈恋爱。”

“哦……Smith,如果你指的是,除去做爱以外像一对情侣那样的话,那我确实没有和男人谈过恋爱,你是第一个。”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我困了。”

“那起来去处理一下吧。”

Dean点点头起身去了浴室,但是他打开蓬蓬头的时候想起一件事。

清理该怎么清理?就这么抠么……?好像做不到啊……

Dean有些痛苦的揉着额头,然后就听见浴室门打开的声音。

“嘿!兄弟你做什么!”
“come on,Dean……我又不是没见过。”
“本能反应。”Dean淡定的解释道。

“OK……我只是觉得你大概不会帮自己的清理而已。”

“其实这一切我自己都能处理好。”

“你确定?”

“是的,我非常确定。”

Sam耸耸肩,“好吧,那我出去了。”

Dean目送Sam出去,然后过了5分钟,抓下放在上头的浴巾围在腰间。

打开浴室门,探出一个头对着Sam略显尴尬的说:“嘿……兄弟,我想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忙。”

Sam看了Dean一眼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这晚对于Sam和Dean来说都是很愉快的一晚。

因为他们不仅确定了恋爱关系……好吧,似乎没有什么比确定恋爱关系更加重要的了。

Dean也算解决了心中的一个大问题,所以睡得格外的香。

这是Sam一年以来的再一次恋爱,感觉也确实不错。

至于两人能不能长久,谁会在意呢。现在在一起就好。

“我想我不可能会陪你一辈子,但至少,让我现在在你身边,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