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獭

这是一个小号。
此号主欧美,其他圈略有涉及。
大号用来写fate了,看情况写文。

盖伦x卡特琳娜

证明盖伦不是草丛三基佬的时候到了!(大雾)没什么脑洞,就是想写一下他俩在战场上跳舞的样子…改编自德玛西亚之力盖伦和不详之刃卡特琳娜人物背景。因为是电脑码字以及电脑原因人物名中间的点打不出来,所以用*代替。

——————————————————

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致命的。

盖伦*冕卫深谙这个道理。所以这次他上战场是极其小心的。

这是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不知道第几次小规模的战役了,因为听说诺克萨斯的“刀锋女王”卡特琳娜*杜*克卡奥会在战场上,盖伦才会出战。

卡特琳娜的大名传遍瓦罗兰大陆,所有人都知道,克卡奥家族有一位极其优秀的暗杀者,她潜入时悄无声息,暗杀时一刀毙命,绝不会让暗杀对象发出一点声音。她是残忍的,可她又是极其美丽的。

她有着一头傲人的红发,常年穿着那身便于行动的皮衣更是凸显了她曼妙的身材,她的声音并不甜美,可却低沉的性感,她曾大意在战场上留下的伤口并没有使她看上去丑陋,反倒增添了这位“刀锋女王”的野性。

她就像是荆棘丛的野玫瑰,无论生活条件多么的艰难,她都能展现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只是完美中带着致人于死地的毒刺。

“她真的很美。”这是盖伦在亲眼见到卡特琳娜时的第一反应。

盖伦的妹妹拉克丝*冕卫在德玛西亚是出了名的美女,但是拉克丝的美是在优渥的条件下养出来的,白嫩而又水灵,即便是参与潜入计划,拉克丝也会把自己拾掇的十分整洁。

卡特琳娜的美和拉克丝不一样,卡特琳娜不拘小节,她可以任由她美丽的红发被风吹乱,她也可以毫无芥蒂的和诺克萨斯的军人喝酒谈笑,她总是带着自信又骄傲的微笑,就算是一个人,也敢在德玛西亚的军队前叫阵。

她毫无畏惧。眼中充满了坚定,这种眼神,深深地打动了盖伦。

“你就是这次的带领人?”卡特琳娜双手环胸下巴微微挑起,看着穿着笨重的盔甲的盖伦,语气有些轻蔑。

“是的,我是盖伦*冕卫。”盖伦将巨大的武器插在地上,对卡特琳娜的轻蔑丝毫不放在心上。

“我是卡特琳娜,废话就别说了,赶快比完,划分这块陆地的使用权吧。”卡特琳娜从随行的口袋里拿出两把匕首,握在手中摆好了打斗的阵势。

在战场上是不分性别的,没有男人女人,只有敌人和我军。盖伦重新扛起他的巨剑,向前跨了一步,“那么就按照签约上说的,如果德玛西亚军队赢了……”只是盖伦的话才说到一半卡特琳娜就不耐烦的半跳至空中借力俯冲下来。

盖伦连忙用剑挡住卡特琳娜的匕首。

卡特琳娜用脚尖一点巨剑的边缘,完美翻身落地。

“反应速度不错,看起来这次不会无聊了。”卡特琳娜抛玩着匕首冲着德玛挑了挑手指。

盖伦重新提起剑,深呼吸一口,与卡特琳娜同时冲了出去。

在观战的士兵看来,卡特琳娜矫健的身姿如同大剧院中著名的舞者,只是卡特琳娜的旋转跳跃中带着更重的力道,而盖伦则有着和外表不符的敏捷,他能预判到卡特琳娜诡谲多变的角度,能猜到卡特琳娜下一秒会出现在哪里。

他们两人不像是在打斗,更像是在跳舞。

像是在跳斗牛士的舞。

每一步都充满的力量,充满了力量的美。

盖伦紧紧跟着卡特琳娜华美的舞步,他们像是一对配合已久的搭档,默契十足。

看他们的打斗就是一场视觉盛宴。

两人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分出胜负,所以这块土地的所有权这次并没有定论。

最后两人把手言欢。

“我很久没有遇见像你这样有价值的对手了。”

“价值?如果把世界上的一切都看做的强敌的话,那所有人,所有东西都是有价值的。”

卡特琳娜晃了晃脑袋轻笑着。

“对了,我记得你们德玛西亚似乎有个来自班德尔城约德尔人?”

“哦……你是说波比?她可是一位勇士,别看她个子小小的,我和她扳手腕从来没赢过!”

两人谈论的很愉快,这个时候,他们忘记了阵营国家的仇恨,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朋友。

只是欢乐时光总是短暂的,过了今夜就是他们分别的日子了。

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依然是兵刃相见,而且不再是这种小规模的决斗了,而是两只大军队,为了祖国的荣光,为了祖国的繁荣,他们要为此而战了。

“盖伦,你看起来很开心。”难得的假期,拉克丝穿着漂亮的白色连衣裙在外头晒太阳。

“是么?”

“当然啦,你遇到了什么好事情?”

“遇到了喜欢的人。”

拉克丝皱皱鼻子,不过是遇见了喜欢的人,有什么好欢喜的?

“那是你现在还不懂得喜欢,这种喜欢,会让你想抛弃一切,抛弃家族,抛弃身份,甚至是抛弃祖国,只想与她在一个安静的地方聊天,看着她,守护她。”

拉克丝捂住耳朵,很不耐:“哥哥你说的真恶心!”

“哈哈!”盖伦从屋里拿出外套披在拉克丝肩上,“起风了,进去吧。”


评论